澳洲《評論家》時政周刊

龍行天下 華人評論新媒體!

猫眼社评 吴小晖犯六大忌 神话背后的真实故事

     

 

华人评论员 梁浩明

在三中全会和全国两会前,中央公布曾经在中国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公诉和政府接管安邦一年的消息,笔者视之既是为中共十九大后新一轮金融反腐祭旗,也是为三中全会、全国两会祭旗。

2月23日,中国春节后的第2个工作日,中国保监会官网发布消息称,吴小晖“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即日起中国保监会全面接管安邦集团,接管为期1年。

笔者去年曾撰文写过吴小晖,这次可在新形势的背景下重新审视。

从2011年10月到2017年4月,已经下马的“大老虎”项俊波执掌保监会五年半。这几年,被外界形容为中国保险业“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中国保险业突飞猛进,成为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2011年中国保险公司总资产为5.9万亿元,而2016年这一数字已超过15万亿(151169.16亿),年增22.31%。在项俊波任内,颁布了一系列改革新政,松绑险资投资。开闸融资融券,开放银行、信托和证券理财市场,增加境外市场投资工具,各种投资渠道陆续向险资敞开大门。

以万能险为代表的险资规模急剧膨胀。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激进型保险公司掀起的举牌潮及“宝万之争”将保险业推至风口浪尖。证监会主席痛斥“奢淫无度的土豪”、“兴风作浪的妖精”、“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而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指出:“金融领域存在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强化金融机构内部控制,保持监管高压态势,坚决治理金融市场乱象。严厉打击银行违规授信、证券市场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对银行、证券、保险,逐个点名,逐一举例,一个都没少。无死角,无禁区,保监会主席也不“保险”。

“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大鳄”一词因新科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几次炮轰,走红成为年度热词之一。正式出现在总理的公开讲话中,还是第一次。

金融风险和金融腐败如影随形,故同时打击官场上的“老虎”和市场上的“大鳄”。“虎鳄双打”模式正式切换。

2011到2017中国保险业的突飞猛进,其中以安邦尤为突出。

2011年安邦资产为90亿(安邦人寿39亿+安邦财险51亿,下同);2012年978亿(81亿+897亿);2013年1632亿(169亿+1463亿);2014年3287亿(1199亿+2088亿);2015年12667亿(9167亿+3500亿);2016年22479亿(14525亿+7954亿)。数字显示,2004年以财险起家的安邦,其资产呈几何式增长。世界上没有一个企业能用五年,资产从90亿暴增至22479亿,这种不正常的背后,究竟有何不正常之处呢?

数字显示,安邦在2015年出现最大暴增,与证监会主席所斥责的“奢淫无度的土豪”、“兴风作浪的妖精”、“坑民害民的害人精”不谋而合,其实说的就是以吴小晖为代表的金融领域的“怪兽”。确切地说,官场上的“金融老虎”是项俊波,市场上的“金融大鳄”就是吴小晖等了。那到底吴小晖罪犯哪一条?综合起来,作为中国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操纵者,吴小晖以身犯险六大忌。

第一大忌:突破国家底线,影响国家的外交政策

吴小晖一直十分活跃,例如在美国社交圈。他曾出席2017年美国中国总商会晚宴,与纽约市前市长彭博、香港前特首董建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相邻而坐,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吴小晖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曾与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洽谈生意,显示二人有交情。而当时,库什纳是特朗普的政策顾问,因而该次交易引发中美争议,美国人指中国干涉美国政治。新闻的背后,显示吴小晖做为商人,介入了中国的外交,逾越了中国政府的底线(这一点,马云与各国政要的交往也不遑多让)。

第二大忌:滥用保险资金,挑战“保险姓保”

在中国,少数财产险公司热卖短期投资理财保险产品,堪称世所罕见;部分人身险公司热销的实际期限为1年至5年间的“中短存续期”理财险,“短钱长投”风险大。“134号”监管新规就是对上述乱象的“叫停”。安邦集团亦因此受到监管层严厉警告。

自从3年前收购了华尔道夫酒店后,安邦又参与了一系列的全球高调交易,包括最终落空的购买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的努力。且中国的监管机构规定,保险公司在海外的资产不得超过其总资产的15%。据安邦2017年春季公布的最新财务报告,安邦主要业务人寿保险的资产,近60%在海外。

从另一方面看,大量海外投资令资产从中国流向西方国家。

第三大忌:股权混乱涉嫌“白手套”,无视政商规矩

据《财新周刊》报道称,吴小晖掌控下的安邦集团,其股权结构异常复杂。公开资料显示,安邦集团的所有人,是浙江温州平阳县的几名小本经营的商人和农民,其共同点是他们都是吴小晖在家乡的亲人和熟人。

村民股东是否代他人持有股份?安邦的真正股东是谁?这已经直指“政商关系白手套”,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反腐声言要改变“‘白手套’与权力‘黑手’相伴而生”局面。

“每一个权力中心的周边,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人因为接近权力中心,得以垄断资源,获得巨大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权贵阶层,也可能是‘白手套’,他们游走在边缘,与权力完成合谋”,“每一个贪腐案件中,官员的身边莫不聚集了一批‘近权力的楼台先得利益’的商人。权钱交易,是贪腐永恒的话题。规制权力始终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难题。”

第四大忌:疯狂杠杆操作,诱发金融风险

安邦能进入几何式资产暴增的轨道,全因疯狂的杠杆操作。

即突破险资政策限制,开启万能险层层加杠杆之路,从而实现资产快速倍增。安邦的险资杠杆收购游戏可谓惊天动地,2011年拿下北京CBD不可多得的地块、收购成都农商行后,其后数年间,安邦的数十亿美元收购活动甚至震惊了华尔街。

安邦从中国投资者手中吸收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这些大大小小的投资者们在追寻自己的成功梦想,这让监管层在试图遏制潜在的金融危机时,让中国的金融系统变得更加脆弱。而安邦大肆海外收购行为的结果可能是,将大批资产转移至中国国外,同时给中国国内银行留下巨大的债务风险。

第五大忌:“把银行当提款机”,打造“违规金融集团”

继收购成都农商行之后,安邦集团相继持股民生银行和招商银行,后两者是中国非国有的股份制银行。险资银行关联方交叉持股易于诱发金融系统性风险,且安邦以“虚假出资,循环注资”手法持股民生银行、招商银行,亦被指将后者当成“提款机”。如 民生银行曾给安邦保险集团总共贷款1亿美金等。

第六大忌:过分渲染红色背景,透支红色后代的声誉

新闻报道里的吴小晖和安邦,总与“红二代”、“红色企业”划上等号。这种没被官方认可的“红色背景”,参与到国际风云变幻的复杂的政治博弈中,其实是商家的大忌。滥用红色背景,或是吴小晖成为阶下囚的另一宗罪状。

因此,带着“红二代”光环的吴小晖被用来祭旗,政治信号也是呼之欲出的,他提醒其他同类人,放弃插手经济,更勿参与政治,冲击底线。笔者提醒,十九大的中央委员会乃至十九大代表,红二代基本式微。而最近公布的政协全国委员会名单,一批年年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出席两会的红二代和官二代不在这份名单之中。

吴小晖之所以引起关注,是一度被認為他属于不可能被扳倒的人物,而且安邦系控制的资产已到了「大得不能倒」的地步。然而,閃光的未必一定是金子。

事实上,大鳄们在海外的疯狂并购和关联交易可能已经威胁到国家「一路一带」相关的资金优先配置,同时给外交添乱。例如吴小晖收购著名华尔道夫酒店,进一步促进了“中国威胁论”的发酵,影响了其他对美国科技企业的收购项目。

金融的良性发展,不仅关乎经济运行,更与整个政治运行、社会运行息息相关。无论是权钱交易、利益输送、转匿资产等,都需要以金融为渠道和媒介。因而,金融领域成为“老虎”和“大鳄”勾肩搭背的名利场。加强对金融系统的监管,不仅有利于肃清金融行业本身,更将对全面深改、从严治党都产生重大撬动。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新春伊始即释放反腐重磅消息,无疑有另一层意义。改革开放以来,内地官商勾结不断升级,政坛中人与商界人士深度勾兑,逐渐形成中国式权贵寡头,不仅操纵政治人事,亦决定国家经济命脉。当中不乏叱吒风云的人物,不乏首屈一指的超级富豪,不乏有被媒体捧为神话般的奋斗史,例如吴小晖和被调查的肖建华、车峰及被通缉的郭文贵等,但结果个个都是经不起调查的纸老虎。

所谓传奇神话,所谓迅速崛起的富豪和金融大鳄,不外乎就是靠银行贷款,靠金融杠杆,靠资本市场的坑蒙拐骗和圈钱而暴富,风险则由全社会埋单。显然,说内地富豪不查都是神话,一查就是笑话,一点都不夸张。我们就等着看那些“首富”们的笑话吧。

(2018.2.26猫眼社评 逢周一,周三,周五在《熊猫时报》见报)

发表评论